信用动态 /  广州市
政策惠而松 不如信而公
来源:广州日报     发布时间:2019-10-31 15:00

26日,在“读懂中国”广州国际会议“构建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研讨会上,来自国内外的学者、政治家、企业家,以多重视角分析当下国际、中国以及地方营商环境。“不在乎政策有多少优惠,而在乎政策有多稳定”“经济发展就好像是骑自行车一样,你不踩改革这个轮子,就会停下来”“重点不在于惠,而在于信”……现场金句频出,与会嘉宾为构建现代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把脉建言。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院长任颋:

堵在路上办“秒批”不算是真的秒批

任颋是《中国城市营商环境报告》的主执笔人,他的阐述角度主要是营商环境评价体系。他认为,营商环境的评价总体起到驱动的作用,通过科学、完整、系统的指标体系衡量一个地方的发展水平,从而营造互相竞争性、不断向上的正向氛围。

他介绍,世界银行的指标体系是从企业完整的生命周期中,识别关键的环节给予相应的评估。中国作为世界最大发展中的经济体,过去这些年对营商环境高度重视,采取全方位响应评估的策略。2019年世界银行的评价体系中,中国在10项指标中的8项指标上都取得了显著进步。“我们用全方位整体推进的策略响应驱动型的指标评价,达到现在我们所看到的非常好的效果。”他说。

不过他指出,政府、企业有时候对指标体系理解的视角不一定完全一样。“比如,秒批是有前置条件的,你把我所需要的材料按照标准都备齐了,拿到窗口,能给你实现秒批。实际在准备材料的前期,需要做大量的工作,一个市场主体怎么看这个问题,也要纳入对营商环境的评价里。”他认为,一个企业人员从公司出门到办事处,路上堵了几个小时,到了窗口获得了秒批,不算是真的秒批。

因此,他认为,评价体系要从要素和环境上构建。“国务院颁布的《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涉及企业这一市场主体,以及市场经济活动中所涉及到的体制、机制因素和条件,所以当我们考虑到设置要素指标的时候,实际上涉及要素投入等体制问题,这就是核心的体制因素。所以一些公共服务、金融资源、人力资源的配置和基础设施的投入,虽然没有纳入到企业的办事流程环节,但却对营商环境整体的构成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任颋解释。其次,他认为,还要从软环境的角度,比如社会环境、创新创业环境、政务环境等去建立指标,这些软环境能够体现出体制性安排,即通过什么样的机制、流程,传导对市场主体的支持、帮助,如何去营造氛围,从而进一步提升整体的营商效率。

“实际上,评价体系不带有执行效力,我们希望能更好地营造一种驱动、向上、改进的氛围,搭建政亲人和、宜业宜居、资源畅达、创新发展这样一种良好的营商环境。”他说。

全球化智库咨询委员会主席龙永图:

不在乎政策有多优惠而在乎政策有多稳定

谈到营商环境问题,龙永图说起了多年前外国企业家对中国投资环境的一句期待——“不在乎政策多少优惠,而在乎政策有多稳定”。龙永图认为,营商政策优惠与否,企业家会进行评估,再决定是否投资,但最重要的是政策的稳定。“稳定以后,企业家今年所做的可行性报告,到了大后年还有效,也就是说今年做出的评估报告可以决定将来三年以后的投产到底盈不盈利。企业家特别害怕现在特别优惠,三年以后突然变了。”他说。龙永图表示,他发现很多地方在谈营商环境改善时,特别强调包括税收等在内的各种优惠政策,但其实,在企业家眼中这只是暂时的、当下的,他们看中今后长期的政策环境。“我觉得政府在提供政策环境时,特别要注意政策的稳定性、透明度。”龙永图强调,营商环境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有一个透明的、稳定的、可预见性的法律环境。

保加利亚前总统罗森·普列夫内利埃夫:

团结合作、拥抱多边主义才是正解

“我是前总统,也是投资家,成立过公司、做过投资。”罗森·普列夫内利埃夫因在政、商两界的经历,对营商环境有独到的见解,他非常赞同龙永图所强调的稳定性。“企业需要秩序、透明度和稳定。”罗森表示。而在国际层面,他认为,要实现营商环境的稳定和优化,打造公平竞争的环境,推进共同繁荣,团结合作、拥抱多边主义才是正解。“我观察到当下的国际局势,处在一个变革的过程中,正从一种世界格局和秩序转换成为另一种新的多边机制和国际治理秩序。现在很多信奉多边主义的国家在携手推进新的国际秩序和格局的变革及建立,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减少新环境中的不确定性与风险。”他表示。他认为,过去这些年,中国政府以实际行动证明了它的成功,这种成功也是人民福祉的成功。“在我的国家,企业跟华为合作携手探索新时代下的信息通讯发展。我相信这些例子已被事实证明是成功的、有效的。”罗森说。他还观察到,在国际上中国政府伸出了拥抱多边主义的双手,充满共建国际新秩序的诚意。他还呼吁,在构建国际营商环境上,这样的努力不仅来自于政府,还可以来自社会各界,包括研究机构和企业等。

克罗地亚前总统伊沃·约西波维奇:

公平的环境、共赢的心态不可忽略

伊沃的关注点同样是在国际营商环境上。但他认为国际营商环境中的稳定固然重要,但是公平的环境、共赢的心态也不可忽略。他指出,随着过去这几十年亚洲的崛起,很多亚洲经济强国对二战之后所建立的格局产生了新的冲击和影响,不少亚洲国家在国际舞台上发出越来越多的声音,也具备了在更大层面和程度上影响国际发展方向的能力。他认为,这样的追赶局面说明,你能做的,我也能做。“我们希望所有的国家都能意识到公平竞争、公平市场的重要性。”他说。伊沃表示,在国际合作的过程中,要营造公平的营商环境,信息透明、政策透明对境外投资人和企业而言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所有海外企业的共同诉求。其次是共赢的心态。“共赢是公认的价值观。”他发现,在国际市场上,中国的企业去境外投资或者做生意,不仅仅想着赚钱,总是希望能够去交朋友、学习别人的做法。他对此表示十分认可,希望这样的价值观能得到更多传承。

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马钦·皮亚考斯基:

提升人力资源改善营商环境

10月24日,世界银行发布了《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20》,中国营商环境全球排名今年升至第31位,跻身全球前40,连续两年入列全球优化营商环境改善幅度最大的十大经济体。马钦对中国在过去两年在全球营商环境取得的极大进步表示祝贺。“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中在改善营商环境方面进步最快的国家之一。”他表示。“经济发展就像是骑自行车,你不踩改革这个轮子,就会停下来,不再往前走了。”马钦以一个生动的比喻来形容经济发展“不进则退”的道理。“应该做什么实现更大的成功?”他认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两大引擎是高水平的公共投资和充足的劳动力,但当下需要找到第三个引擎,即生产力和生产效率。而提高生产效率的一个途径就是要改善营商环境。马钦表示,营商环境的改善能让公司更加有竞争力,减少成本。马钦举例,几年前,上海的企业家每年要花800个小时做税表等,现在这个时间只有180多个小时,这是营商环境改善使得效率提高的体现。“还有在北上广很多初创公司,他们就是未来中国的马云,如果继续改善营商环境的话,会有更多这样的公司站起来。”他表示。此外,他认为改善营商环境能从多方面着力,除了政策,还可以在人力资源的培养上努力,比如提升教育质量、促进创新。他认为,中国还可以进一步扩大开放水平,保证所有的企业家有公平公正的环境。

国家发改委原副秘书长范恒山:

优化营商环境要国内、国外一起“抓”

范恒山提出了观察营商环境的三个独特视角。第一,营商环境的社会感知度高,它直接决定着投资的活跃度,决定着资源要素的流动性和集聚度,也决定着国家和地区的成长性和创新度,所以它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第二,营商环境有很强的工作引导性,涉及的指标有很实实在在的抓手,如果用这些抓手去抓,可以落到实处,而且它又不是一个层面的工作,可以顺藤摸瓜,到达一些改革的核心层面。第三,营商环境比行政测试力更强,因为与政府的政务服务直接相关,涉及政策、法规、管理等方面,政府要是哪一个环节做不好,结果马上就反映出来,投资不来了,经济下滑了,所以它是检验政府工作成效能力好坏很重要的一个尺度。如何提升营商环境,他认为,首先要站在一个高的视角上全面优化营商环境,其实,不仅要针对国外投资者,而要国内、国外一起“抓”。在具体做法上,他给出了三句简洁有力的话。“重点不在于松,而在于公。不是说管理越松越好,而是我们的政策体制法规都要公正、公平、公开。”“管理清单重点不在少,而在于准,有一些地方提议管理清单越短越好,这是不准确的,而是要准,要管的一项不能丢,不该管的一项都不能管。”“重点不在于惠,而在于信。不是说政策越优惠越好,而是政策要有稳定性,要有公信力,要感觉到可信任,这样使我们的营商环境是可持续的。”

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

企业要找到自己的位置

作为现场不多的企业代表,董明珠表示感受最深就是亲清型政商关系的构建。“每个人找到自己的位置,千万不能错位,比如企业去想政府的事情,政府想企业的事情。”她认为,公平的营商环境的建立,不是只靠政府就行的,企业也要有所担当,这是一个合力的结果。“作为企业,首先有两个字一定要记住,就是‘自立’。做制造业,要打造出诚信的产品,不能弄虚作假,特别是‘中国制造’这四个字要在世界掷地有声,必须从自己做起。”她说。其次,政府要加强对企业的监管,“这个管就是要打假,打击劣质行为,驱除劣币市场的存在。越是公平的监督越能让企业更好地发展,优胜劣汰,才能让更好的企业做得更大、更强。”最后,她认为,政府要营造公平的环境,企业也要遵纪守法。“企业是创造者,政府是服务的主体,优质的服务能给企业带来安全感,企业就会更加努力。环境是我们每个人创造出来的,而不是破坏出来的。”董明珠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