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项治理 /  司法诚信
人大举行记者会,法院系统有关负责人谈“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9-03-14 11:20

人大举行记者会,法院系统有关负责人谈“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
攻坚之后,不会又回到原来状态

■法定期限内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实际执结率达90.4%;三年来,4.4万亿元装到申请执行人口袋里,同比增加71.2%。当事人自动履行率提高10个百分点左右

■构建了综合治理的工作格局;制定了50多个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划定“高压线”;解决了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一些突出问题,960亿元历史性案款全部清理发放

3月12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邀请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吴偕林、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葛晓燕就“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刘贵祥介绍说,法定期限内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实际执结率达90.4%,三年来,4.4万亿元真金白银装到申请执行人口袋里,同比增加了71.2%。当事人自动履行率提高了10个百分点左右。

在分析“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一阶段性目标能如期实现的根本原因时,刘贵祥说,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推进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为我们基本解决执行难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政治环境和法治环境。党中央大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为我们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

刘贵祥说,经过三年的攻坚仗,执行工作发生了历史性变化。针对执行难的成因复杂、执行程序中各种矛盾交织叠加的特点,构建了综合治理的工作格局;清理了一大批历史性积案;大力推进执行模式的重大变革,破解执行中的难题;在执行规范化方面发生了重大变化,制定了50多个执行方面的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划定“高压线”;解决了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一些突出问题,960亿元历史性案款全部清理发放。

针对“失信被执行人的孩子不能上学”的质疑,刘贵祥说,这是误读。对失信被执行人采取的惩戒措施非常多,有30多大类、100多小类,其中就读高收费的私立学校在限制之列。但条件有两点:一是该学校的收费比一般的学校收费要高;二是由被执行人支付这笔费用。

在回答“攻坚之后,会不会又回到原来的状态”的提问时,刘贵祥表示,“肯定不会。”他说,法院对所有的案件进行了一次清查,纳入到案件管理系统,永远在监控之下。虽然长效机制建设还任重道远,但是已经初步形成了框架,会越来越好。

在被问到“法院在实际执行工作中如何处理好‘老赖’曝光和隐私保护之间的关系”时,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葛晓燕表示,严格依法公布失信被执行人的相关信息和隐私保护之间并不矛盾。公开的内容严格限定在法律范围之内。即使对依法可以公开的失信被执行人的信息,人民法院在公开的时候,也会采取一些技术性处理。

在谈到涉民生执行案件的执行时,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吴偕林说,民生就是民心,民生案件的执行,就是要民生优先,“执”争朝夕,行稳致远。下一步,还要继续强化涉民生案件的执行,坚定守护好民生保障的法治防线,坚持兜牢基本的民生底线。